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原创与转载博客

人生纵有坎坷,诗意情怀难遣。倾听心泉淙淙,珍爱友情绵绵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诗,爱文学,正直善良,敢说敢当。信奉但丁名言: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凌波园原创短篇小说】美少女误投色鬼网(上篇)  

2014-06-02 05:52:32|  分类: 【凌波园原创短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:短篇小说】美少女误投色鬼网(上篇) - 凌波微步 - 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原创博客
 


美少女误投色鬼网(上篇)


凌波微步

 

 

  与崇明隔江相望的一向平静的玲珑镇,突然爆出了一条特大新闻:久不露面的杜明传回来了,还带回一个漂亮小娘(启海方言指少女)。

 说起这个杜明传,可谓玲珑镇一大活宝,长得高身架,大脑门,长脸膛。不但嗜赌如命,而且赌运颇佳。人讥称他“赌博专业户”,一点儿不假,只可叹他是左手来,右手去,赢得多,用的快,总也成不了“万元户”,倒有了“赌名传”的雅号。他浑浑噩噩活了四十八年,上有老父老母,下有儿子媳妇。妻子好性格,就为他屡赌不改,相劝不成,积郁成疾,而过早离开了人世。老父母捶胸顿足,但也无可奈何。儿子还算有头脑,自立门户,分开另过。新媳妇容貌端庄秀丽,身材苗条适宜,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,很惹那种心术不正的男人想入非非。媳妇不但人品好,而且还勤于持家,小日脚过得蛮兴旺。然而杜明传却对媳妇的姿色起了邪念,只是不得机会下手。这天,趁儿子外出做工,他醉醺醺闯到媳妇房里,对媳妇强行非礼,媳妇怒不可遏,拼力反抗,未能得逞。在媳妇怒斥声中,狼狈退出房门。害怕媳妇追究,翌日天不亮,就携款外出避风头去了。

 到了上海,他又重新装备了自己:高档毛料西装,漂亮的“金利来”领带,雪白的“乔士”衬衫,优质牛皮鞋,金丝架茶色眼镜,高级密码手提箱,俨然一副华侨港商的派头!买了张到江西的火车票,去会他的赌友了。

 在江西返回途中,已是寒气逼人的冬令时节。临上火车时,杜明传在检票口,突然有人拍他肩头,吓得他倒抽一口冷气,回过头来一看,原来是一镇上的丁小才夫妇,顿时一块石头落地,大喜过望。“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。”杜明传与丁小才平日里酒气相投,赌兴常发,可谓是酒肉朋友。此番异地重逢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他们相跟着上了车厢。丁小才夫妇并排坐在靠窗口的硬座上,杜明传坐在他们对面。天南地北,胡吹神聊,转瞬到了金华站.在上下换站中,上来一个十八九岁,身材玲珑的漂亮姑娘:白肤色,瓜子脸,弯弯的细眉,黑亮的大眼睛,挺直的鼻梁,小巧鲜润的嘴,两个小酒窝时隐时现。因为人多车挤,她挎着一只小背包,靠在与她父亲一般年纪的杜明传的身旁。丁小才朝杜明传猥琐地眨眨眼,此时的杜明传神情还算严肃,没理会丁小才的眼色。过了一会儿,杜明传起身离开了座位,姑娘随势坐在了杜明传的位置上。杜明传看到姑娘坐下了,他也不过来了,就在车厢过道里吸烟溜达。直到靠窗子的那个旅客下车了,杜明传才走过来坐下。姑娘眼光里充满了感激,杜明传却不露声色,从行李架上的尼龙网兜里,取出几串黄得可爱的硕大的香蕉,递给丁家夫妇,又递给身旁的姑娘。

 

 

  姑娘先是客气地推却,杜明传却豁达大度地说,“出门在外,同坐一车,吃几只香蕉有什么稀奇!来来来,不要客气,尝尝,尝尝!”姑娘推辞不过,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边吃边聊,知道了姑娘在丽水外贸专科读英语,此番回宁波老家取些衣物,几天后就回校。吃完香蕉,杜明传抬腕看表:“时间还早,打几副牌捱捱辰光。”于是丁家夫妇,杜明传和姑娘打起了“百分”。打牌之间,又知道了姑娘姓吴,名杏花,生于杏花盛开之时,今年十九岁,明年夏天就要毕业。杜明传故作热络地问她:“杏花,你去过上海吗?”杏花回答:“小辰光去过一次。”“这次我们正好要到上海,和我们一起去吧?”杏花沉吟不语,未知可否。 

 打牌停手了,杜明传说:“腿麻了,出去走走。”等他回来时,丁小才看出了他眼里不已察觉的狡黠,知道他在打鬼主意了。说话间,他吹起了南京路,淮海路的繁华,大世界的热闹,锦江乐园的刺激,城隍庙的小吃,红房子的西餐......吹得唾沫横飞,天花乱坠。把个杏花姑娘听得迷噔噔,呆愣愣,恨不得插翅飞到大上海。快到杭州了,吴杏花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充满着依恋神往。喃喃地说:“要下车了,不晓得什么时候再碰到你们?”杜明传嘴里说着:“不忙!不忙!”从西装小袋里取出了一张车票递给吴杏花。杏花不禁一愣,眼里露出迷茫的神色。杜明传连忙说:“去上海的车票给你补好了,上海弯一弯,回家也不迟。总算我们在火车上相处一场!”吴杏花毕竟年轻,涉世不深,她哪里想到展现在她面前的不是鲜花,而是陷阱!在杜明传,丁小才夫妇的极力怂恿撺掇下,吴杏花终于点头应允了。

 火车抵达新客站,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候。杜明传,吴杏花,丁小才夫妇一行四人,先在附近一爿新开张的装潢漂亮的饭店里,由杜明传作东,冷盘热炒,美酒鲜汤,饱食一顿。随即就去寻找旅馆。由于上海旅馆控制严格,杜明传没敢轻举妄动。再说过早暴露其用心,会使杏花姑娘望而生畏,反倒坏事。他运用了“三十六计”中的“欲擒故纵计”。当夜,两男两女各自就寝,相安无事。

 第二天,灿灿的阳光,无私地洒向大地,天空晴朗得不见一丝浮云。丁家夫妇暂且充当了陪客角色,他们完全通晓杜明传的“良苦用心”,他们帮衬着把一张吃人的大网撒向可怜无知的杏花姑娘。他们先乘沪闵线游览锦江乐园,那竖直旋转三百六十度的高空列车,那冲刺而下激起无数浪花的快速游艇,那急速晃荡的空中秋千......无不令人惊心动魄,叹为观止,可谓刺激强烈!

 

 

 

 离开锦江乐园,他们又到老城隍庙。杜明传笑着对吴杏花说:“杏花,城隍庙的小吃最有名,这次一定要让你尝个够!”于是虾肉馄饨鸡丝面,鲜汤小笼八宝饭, 林林总总点得不少,有的只尝了尝味道,就整盤满碗地留在点心店那镶有淡雅装饰板的小方台上了。杜明传在吴杏花面前拼命掼派头!

 白相了一天,回到旅馆。躺在床上,丁小才妻子与吴杏花聊起了天:“杏花,今天走在马路上,看看人家小姑娘穿得真漂亮。这些衣裳要是穿在你身上,一定要比她们更漂亮。你看:你的面孔,你的身材,哪一样比不过她们!”杏花神情沮丧地回答:“穿得漂亮,要有条件,我怎么比得过上海人!”说着,她抬手看看老式的大开面上海表:“十点了,睡吧。”实际上,吴杏花毫无睡意。一天的游玩闲逛,看到的,听到的,都在她脑海里过镜头。自己以前生活的世界太小,幸亏碰到杜明传,丁小才夫妇的热情相邀,使自己开阔了眼界,增长了见识。而且这个年纪与自己父亲差不多的杜明传待人热情大方,自己真是碰到了一帮讲义气的好心人。如果自己也像他们一样有钱,不就要什么有什么了吗?碾转反侧,思绪翻腾......

 第三天,天上浮云片片,阳光时隐时现。他们四人有说有笑地坐在外滩公园的绿色长椅上。丁小才妻子对着正在给吴杏花削苹果的杜明传说:“我说,杜明传,你对杏花这么好,为什么不认他当妹妹啊?”杜明传意味深长地说:“我倒是想认,可不知道杏花愿不愿意?”丁小才趁热打铁连忙说:“我看杏花保证愿意,有这么大方的哥哥也是福气。杏花,快叫一声阿哥!”杏花想:杜明传年纪虽然比自己大好多岁,但叫他一声阿哥,关系也不大。于是笑着冲杜明传脆生生地叫了一声:“阿哥!”把个杜明传乐得嘴也合不拢,“嘿嘿”笑着说:“那我还要给小妹见面礼了......”

 说着,一行四人相跟着出现在南京路亨达利钟表店,杜明传慷慨解囊,为吴杏花买了一块金光闪闪的带日历的小坤表。随着服装店,皮鞋店的一一光顾,吴杏花的行头翻起来了:黑白格子新潮呢大衣,茜红色绣花呢礼服,黑色全毛哔叽西裤,细高跟羊皮靴......连内衣裤也买了两套。杜明传真可谓安营扎寨,长远打算了。林立的高楼,熙攮的人群,五光十色的橱窗......使吴杏花眼花缭乱,如坠五里雾中。她的心醉了,她潜在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:“竟然有人给我买这麽多东西!”她也不问问自己:这究竟是为了什么?难道真是认自己当妹妹的缘故?吴杏花真是一朵“无心花”!这个生长在宁波乡下没见过世面的姑娘,虽然读了一年半专科,但是廉价的虚荣加上可怜的无知,使她一步步走向陷阱!

 

 

 

 入夜,霓虹灯闪烁。丁小才夫妇推说去别处有事先走一步。杜明传陪着吴杏花在大光明电影院看了通宵场。从影院出来,吴杏花睡意朦胧,杜明传软语款款。这个老色鬼用心计耍手腕,在迫使吴杏花徐徐就范。他揉捏着杏花绵软的小手,向杏花摊了第一张牌:“我家在江苏启海,十六铺上船,五个钟头就到了。我舍不得你这个小妹妹马上离开,还是到我家去玩几天吧!”杏花面色潮红,刚才男女拥抱接吻的镜头还在她眼前闪现。情窦初开的少女在不加防范的心理支配下,憧憬着爱的游戏,这是多么危险!几天来,杜明传对杏花的慷慨殷勤,温存体贴,此时发生效力感应了。在杏花眼里,杜明传已成了她惬意生活的靠傍,因此他让她到家里玩几天,她也不加思索地答应了。至于杜明传是怎样一个人?他家里有什么人?到他家后将会怎样?她都未加考虑。“吴杏花”:你还能保持你这朵美丽杏花的纯洁无瑕吗?!

 夜深时分,江申1号轮载着几百名旅客,载着这火车上凑合起来的四个人,缓缓离开了十六铺码头,海关钟楼,外白渡桥......顶风破浪,驶向汇龙港。

    在四等仓的上下铺,碍着旅客的耳目,杜明传对吴杏花虽不至有狎昵举动,但不乏关心体贴,因此杏花仍在温情氛围中。

   当夜色逃离,晨曦显露晴空,穿新潮格子呢大衣的吴杏花偕同杜明传步出汇龙港码头......

    踏着满地白霜,冒着逼人寒气,吴杏花相跟着杜明传到达目的地——玲珑镇。认识杜明传的人不免对他身旁的这位漂亮少女投去几瞥疑惑目光。杜明传虽装得一本正经,若无其事,但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欣获猎物时的得意之色:你们瞧吧,我杜明传就有这个本事,带个年轻漂亮的小娘,让你们饱饱眼福!

 到了家里,老父母看着多日不归的儿子安然回来了,而且还带回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小娘,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忧。他的隔着几条地皮的媳妇听说不成器的公爹回家了,还带回一个小娘,更对这个现世报的公爹嗤之以鼻。她想当时要不是顾全丈夫的面子,她怎会不追究公爹的下作行为!现在倒好,色心不死,又去弄来一个小娘。这小娘也真是瞎了眼,会跟公爹这种人合道,便对姑娘也充满了蔑视。左右邻舍闻讯都来看“外头来的小娘”。姑娘虽生长在浙江农村,但毕竟读了一年半专科,对于男人们火辣辣的目光,女人们挑剔的眼神,她都报以甜甜的笑。十九岁的姑娘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扮演什么角色?人们是怎样看待她?非亲非故,她怎么能如此轻率地跟随一个相识不久的男子来到他家里?

 (未完待续)


1990年7月29日初稿

2013年6月19日二稿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