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原创与转载博客

人生纵有坎坷,诗意情怀难遣。倾听心泉淙淙,珍爱友情绵绵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诗,爱文学,正直善良,敢说敢当。信奉但丁名言: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凌波园短篇小说】久远的爱(二)  

2014-05-22 22:54:28|  分类: 【凌波园原创短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上海滩

【凌波园短篇小说】久远的爱(三) - 凌波微步 - 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博客

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舟山群岛

【凌波园短篇小说】久远的爱(三) - 凌波微步 - 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博客

父母亲种下的银杏树

【凌波园短篇小说】久远的爱(二) - 凌波微步 - 凌波微步的诗意梦圆之博客
  



久远的爱

凌波微步


(二)
    

    白驹过隙,日月如梭。母亲长到十四岁了,颀长的身材,自然入鬓的弯弯细眉,水汪汪的大眼睛,挺直的鼻梁,鲜润的小嘴,白皙的鹅蛋脸,像煞月份牌上的美女!
    母亲看外祖母辛苦,坚持要求进香烟厂做工,外祖母拗不过她,与“那摩温(即女工头)”说了,将母亲领进厂里,看着母亲的灵气,“那摩温”当即就同意了。不久,甚有慧根的母亲就成了熟练工,“美丽牌”十支装锡包烟,一抓一个准,让女工姐妹们打心眼里佩服!
    时光荏苒,到了母亲十六岁那年的春上,便有了同乡做媒,父亲前往相亲的一幕。外祖母想想不舍,一个劲地说:
    “英娣还小呢,慢慢再说吧!”
    可是父亲一眼就看中了母亲,身着紫色夹旗袍的母亲修长苗条,面容秀丽端庄,尤其那双一潭清水般的眼睛脆脆的摄人心魄,让人难忘!
    当时父亲二十六岁,已是成熟男子,身材硬朗挺拔 ,脸上透着清俊坚毅。进门互相对望一眼后,母亲羞怯地再没敢抬头看第二眼,红晕上脸的娇羞,更让父亲不言放弃!媒人横说竖说,说着父亲的好:
    “人家阿宽可是在汇德丰洋行当电工,蛮吃香的,小英娣不会受苦的......”
    碍着同乡的面,看着父亲也是一表人才,有技术,有个好饭碗,外祖母也就应允看看再说。于是父亲天天到华成烟草公司门口接母亲,送母亲回家,俨然成了母亲的保镖!
    那天,父亲接母亲,走到南阳桥,看到一个白相人盯梢纠缠一个年轻女子,父亲路见不平,拔拳相助,白相人立即蹲了下去,女子得以脱身。想不到这白相人这么不经打,父亲拉着惊恐失色的母亲,也箭步离开了。从此后父亲不敢再出手,没想到自己小时候练的拳头还这么厉害,原来父亲自小在海岛的礁石上跟着他的忠秀叔练拳头,那拳头上突出的关节已磨平了,所以有这么大的力道。
    父亲如呵护小妹妹一样地呵护着母亲。到秋风起,蟹脚黄时,父亲托媒人送来了聘礼。父亲向洋行请假,抓紧时间到舟山老家去布置新房。因为祖母、叔叔、姑姑都在老家,海岛的房子有其特色,因为海风大,都是岩石砌成的石屋,哪怕十二节台风,“我自岿然不动”!父亲自己是电工,将那个没有电灯的石屋,变成了就像现在店家悬挂装饰用的成串彩灯闪烁的缤纷世界;垂有粉色纱帐绣帷的雕花凉床、梳妆台、写字台、大立橱、叠橱箱笼,一应齐全。石屋座北朝南,阳光充足,有着上世纪二十年代少有的浪漫温馨!因为父亲将要迎娶他的美丽小新娘,这里蕴涵着他对她的深深怜爱。
    选择了良辰吉日,一顶大红花轿,吹吹打打,下船,登上埠头,抬到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亲朋盈门的堂屋,美丽小新娘——我的母亲,头戴凤冠,身着霞披,比绍兴戏文里的公主御妹还要美艳呢。母亲害羞怯怯地听任司仪指令:“一拜天地!二拜高堂!夫妻对拜!——送入洞房!”
    父亲母亲进入洞房,从此开始了他们长达数十年的伉俪生涯。“红粉小袄绿长裙、爱司横髻珠花簪”的新娘衣裙妆容,让天生标致的母亲似一株粉花绿梗的莲荷工笔画,美艳动人,令人赞叹!
    三天后。父亲陪母亲乘摇橹帆船去普陀山进香。
    秋高气爽,海阔天空。如镜的海面,银涛的长链。母亲以她十六岁的花季眼光,惊喜观赏蔚蓝大海的轻波雪浪,她此时的心境也像无垠的大海一样波澜壮阔。
    到普陀山海埠头下船上岸,乡里乡亲熟人蛮多,大家都盯眼看阿宽哥的新娘子,一边啧啧称赞:“哎哟,咋会格冒(舟山方言即非常)好看 ,卖相(即面容)比戏文里的花旦还要崭(即好)!”母亲被他们夸得涨红着脸,低着头,难为情得要命,恨不得有个地缝可钻进去,把个父亲乐得嘴也合不拢。实际上父亲也很俊朗,长方脸,高高个,那天穿着浅灰长衫,戴着浅灰铜盆帽(就是上海滩许文强的那种礼帽),更显得俊雅倜傥,气度不凡。     
    父亲与母亲如此甜甜蜜蜜度过了十天。祖父已先父亲几天到上海上班了,父亲也准备携母亲返回上海。可是小小年纪的母亲却深明大义,要求留下侍奉太婆、婆婆。母亲自小受外祖母贤德教诲,觉得婆婆辛苦,上有太婆,除了大姑出嫁,下有两个小叔,一个小姑,自己作为大嫂,应该分挑重担。就此留下,连报酬颇丰的烟厂锡包车间的工作都放弃了,父亲也被深深的震撼与感动。     
    新婚燕尔,依依惜别。新房里,母亲的泪水直流,父亲掏出他大大的白底灰格手绢为母亲拭泪,紧紧地搂住母亲,心疼不已,心中对他的小新娘充满了无限的爱恋与敬意!
(未完待续)


2014年3月23日初稿
2014年3月30日二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